寧波古建筑中的消防保護設施

  古建筑以木構架為主要結構,它的主要弱點是怕火,古代先民積累了不少對付火災的技術和經驗,他們的消防意識在古建筑中多有具體體現。
  如據史料記載,我國消防的歷史幾乎與種族文明同步。最早的時候是用涂泥沫灰的方法,即將草木灰、泥等覆蓋于易燃物的表面,一些新石器時代遺址的考古發掘就發現了這一點。這類防火措施最早見于春秋時期《左傳》記載:“火所未至,撤小屋,涂大屋”。意思是說:在火災未形成之前,把易燃的小屋拆除,在那些大型建筑上涂上泥巴。在甘肅秦安大地灣大型建筑遺址的考古發掘中發現,5000多年前的木結構建筑已經采用這種防火涂料,這些防火涂料顏色青灰、平整光滑、質地堅硬。
  在寧波現存的古建筑中,也保存著許多類似的消防設施。

慶安會館大殿雙龍戲珠“正吻”及避火珠,“正吻”的作用相當于現代避雷針。

  慶安會館清代荷花缸

  慶安會館內展出的民國時期消防水龍

  設置消防通道

  在我國建筑史上,很早以前就把消防通道的設置作為防火救災的重要措施。從經緯分明、井井有條的城市道路規劃,到后來“開古溝,創火巷”的防火舉措,一系列設計和技術措施為救火提供了便利。寧波慈溪古縣城(現為慈城)的平面布局就是這樣,慈城的城市布局規劃為方格網式(棋盤式),既有大街,也有小弄,呈“井”字狀分布,四通八達,便于消防救火;在古城內孔廟建筑群沿邊的軸線上,設置有一條被稱為“備弄”的長長的弄堂,當該建筑群內的宅院發生火災時,人們可以從“備弄”這條緊急消防通道中撤離。

  建防火墻隔斷火源

  使用磚石和夯土筑墻,用墻體隔火的方式一直延續下來,在北宋《營建法式》這部專著中,還專門規定有相關防火建筑的尺寸標準。
  建筑物自基礎到頂部用封火墻分隔,封火墻的頂部高出屋頂數尺,火災時可防止火勢蔓延。例如,在海曙區永壽街老街區內,可以見到不少高出房頂、用于防火的馬頭墻。到了近代,許多用于防火的馬頭墻采用有肩仿觀音兜式樣,并運用了水泥沙漿蓋頂。后來人們將這類可以隔斷火源的墻體稱為“火墻”。
  這類建筑樣式也成為一些地方的建筑特色之一,目前寧波地區的許多仿古建筑及農村自建民房仍保留著這一特色,底部的柱礎基本采用石材,既是為了防潮,也是為了減震防火。

  保障消防水源

  古人在古建筑選址營造過程中十分重視水源,這不僅是為了生活,也是出于消防用水的需要。他們利用水井、宅前宅旁的池塘溪流,或有意識地在天井里設陶質大水缸(寧波地區俗稱“荷花缸”或“太平缸”),貯積消防用水以防萬一。
  另外,大型建筑群建有相當數量的“水門”,這是失火時消防人員和消防工具的出入口,也是人員疏散的口子;還有可以回環的消防通道;室內走廊是貫通的,宅外街巷一般也是貫通的,其寬度可以滿足人與消防設備的通行。
  例如虞洽卿故居“天敘堂”就設有多個約1.3米寬的“水門”,按當時的防火要求是綽綽有余的;慶安會館建筑群還建有消防室,自備有俗稱“水龍”的消防設備,其中銅噴槍在使用時,數人往橢圓形木桶里倒水,另外數人在一根木桿的兩端上下用力掀動,形成壓力,水噴火滅,辦法雖老,卻頗靈驗。

  “磚門”阻火

  在寧波的許多舊宅中,至今仍可見厚厚的木門上釘著一塊塊經過打磨的方磚,這種釘上磚塊的墻門被稱為“磚門”,要是宅院外面發生火災,只要將“磚門”緊閉,便能阻火于門外,保證內宅的安全。如張蒼水故居內就有這種十分有效的防火門。

  “正吻”避雷防火

  在國家級文保單位慶安會館大殿屋脊的兩端,各有一個對稱并高高聳起的飾物。這種龍形飾物卷頭縮尾、身披麟甲、上塑小龍、背插寶劍,張口銜著正脊。這種被稱為“正吻”的飾物還有許多別名,如鴟尾、鴟吻、龍尾、龍吻、蚩尾、蚩吻等。唐代蘇鶚在《蘇氏演義》中記載:“蚩者,海獸也,能辟火災,可置之堂?!笨梢?,建“正吻”的初衷是為了防火。
  起初,正吻只是一種圖騰,主要起裝飾作用,并作為克火神靈的象征。后來,一些正吻的龍頭上安裝上了用金屬絲做成的“吐舌”,這樣一來,就演變成為防止雷擊的實用工具,其作用相當于現代避雷針,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避雷防火的作用。

  藻井和避火珠

  慶安會館大殿與后殿之間還有一個戲臺,內有藻井和避火珠。藻井是天花板的一種,不過它是一種高級的天花板。據東漢時應邵編撰《風俗通義》記載:“今殿作天井。井者,東井之象也。藻,水中之物,皆取以壓火災也?!边@里的天井即指藻井。關于用藻井以壓火的設想,是從我國古代陰陽五行說中“水克火”的認識衍生出來的。在當時的設計師看來,光有“藻井”還不足壓伏火災,于是再安裝上了一顆避火珠,似乎更加保險。如今,一些建筑物的室內頂上安裝有自動噴水設備,一旦發生火警,就會自動噴出水流把火撲滅,這才是真正的懸“井”之水,比避火珠管用得多。

  “門不帶鉤”與“天一生水”

  在天一閣,門匾上“門”字的最后一筆,都是直筆下來,沒有帶鉤。古人在題寫門匾時不寫帶鉤門字,也是出于“防火意識”,即所謂“門不帶鉤而閣必有水”。明朝人馬愈在他的《馬氏日記》中說:“宋朝臨安玉牒殿災,延及殿門,宰臣以門字有腳鉤,帶火筆,故招災。遂撤匾額投火中乃熄,后書門額者,多不鉤腳?!卑瘩R氏的說法,南宋臨安皇宮里的火災,是因為殿門匾額的“門”字帶了鉤,才把火鉤了出來。盡管此說荒誕,但從此門匾上的“門”字,多不帶鉤了。
  藏書樓最怕火,天一閣是我國現存最早的私人藏書樓,該書樓的創始人范欽曾目睹一朋友的“萬卷樓”慘遭火災,收藏的書籍灰飛煙滅,他以此為前車之鑒,對書樓的防火問題倍加關注。書樓落成后并沒有馬上命名,范欽為此動了不少腦筋,經過長時間的醞釀,才命名為天一閣,意取“天一生水”,并以水克火。

  建火神廟求神靈保佑

  在科學不發達的年代,人們在許多重大火災面前無能為力,只好祈求神靈保佑。民國《鄞縣通志》記載:“寧波古城區內曾有過大大小?。保岸嘧鹕駨R,祀奉火神菩薩,以禳火災?!薄蹲髠鳌ふ压拍辍酚钟涊d:“火正曰祝融”。祝融是“五行之神”中的火神,應“為王者所尊奉”。這種火神廟,在城市建筑布局上似乎成為“保境安民”不可缺少的配套設施了